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» 正文

世界上最甜的葡萄 竟然在寸草不生的火焰山

上天是公正的,极致的环境里往往孕育着极致的鲜味。九月,在大西北冷落的火焰山谷,人们正顶着烈日,战战兢兢地采摘着新鲜的葡萄。他们始终信赖甜蜜不是一蹴而就,只有怀着对自然的信托和尊重,才气获得甘甜的回报。

新疆吐鲁番,有着一片火焰山谷,传说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时,蹬倒了太上老君的炼丹八卦炉,几块耐火砖带着余火落到了地上,化生出来的。当我有幸前往时,眼前八百里火焰,寸草不生,唯有沟谷地带的一丝绿芒,让人兴奋。同行者告诉我,那丝绿芒,是远方冰山上的雪化成河流后,滋生的事业。不仅如此,在那片绿芒里还孕育着这世界上最甜蜜的葡萄。或许是九月葡萄已经成熟的缘故,在这片冷落的山谷,除了拥有漫天风沙的味道,好像还夹着一丝深情。

这世界上最甜的葡萄

葡萄沟,火焰山西侧的一个峡谷,由于盛产葡萄以是久负盛名。新疆有首民谣唱到:“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,库尔勒的香梨人人夸。”

在世世代代莳植葡萄的当地人家里,我才吃到隧道的新疆葡萄。说真的,很难形容那种首次吃到当地葡萄的惊艳。像热恋一样,那是一种充满阳光滋味的甜,且香味醇厚。当地人告诉我,由于常年少有云层遮挡,足够的日照,会给葡萄带来源源不断的刺激,从而积累厚实的糖分。到了夜间,热量消失,呼吸作用微弱,葡萄内里的糖分会获得自然的保留。

而每年九月,也是葡萄成熟的季节。在那种漫天的甜蜜气息里,藏着一个让葡萄变得更甜的隐秘。日间采摘的葡萄,薄暮时挂进晾房。当地人说:“晾房是特制的,那些方形的花孔,是制止葡萄被阳光直射而滋生酸味,在热空气与冷空气相互交替的流动中,只要耐心等上一个月,这世界上最甜的葡萄也由此降生。”(俗称“葡萄干”)

游走在葡萄沟的树荫下,除了那片甜蜜的气息,还可以盘腿坐在路边。看着火焰般的阳光穿过浓密的葡萄叶子,甜甜地撒在葡萄架下,不远处的老人们正聊得兴起,从他们笑出沟痕的脸庞上你能感受到这是一个丰收年。一旁穿着艳丽的年轻男女,正唱着他们的歌谣:“吐鲁番的葡萄熟了,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……”,而孩子们手拉手,跳着欢快的措施,那红扑扑的小脸蛋,就映照着藤上的葡萄,蜜香甜溢。

我深信不疑,生涯在这里的人,都是热爱生涯的,气息亦然。再烦恼的心事,甜蜜而热烈的气息,都能打得它烟消云散,从小到大,从涩到甜,只要葡萄熟了,甜得冲的气息,都让人心生深情。看着葡萄沟的一切,葡萄是真的,甜蜜是真的,热情是真的,吐鲁番人幸福的生涯也是真的!

在葡萄沟,为了庆祝葡萄的丰收,当地人还会用葡萄制作出一种极致甜蜜的美食──玛仁糖。

当人们聚在一起,将葡萄打成汁,经高温熬成糖浆,尔后,将烘烤后的核桃仁、巴丹杏,芝麻加入其中,再洒上玫瑰花、玉米饴、葡萄干,拌匀。等其成形,一整块色彩艳艳的玛仁糖会满溢出丝丝的甜蜜。当地人说:“玛仁糖得趁热吃口热乎的,这样才最甜、最香。”你只要咬上小一口,极致的甜蜜,便会充盈你的口腔,那种西域风味的甜,是对一年忙碌最好的庆祝。而在中国其他地区,这种食物有个别称──切糕。

新疆,吐鲁番,火焰山里的甜蜜正在被人们采摘。生涯在这里的人们,正用他们普通的生涯告诉我们,甜蜜从来就没有一蹴而就,它是一步步到达的。

世界上最甜的果实,比食糖甜3万倍

在西非热带森林里,有一种西非竹芋,它的果实比糖甜3万倍!更有甚者,有一种叫非洲薯蓣叶防己的植物,它的果实竟比食糖甜9万倍!这种果实呈红珊瑚色,外形与野葡萄相似,吃了这种高甜度的果实,不但不腻人,而且嘴里长时间都感觉有甜味。